纵观近年来网络上的热词,马甲线、人鱼线、A4腰等描述体型的词语都位列其中,见证着一个又一个“运动健身”时刻。 如今,打开任何一个都市年轻人的朋友圈,都能看到有人积极晒出自己的锻炼成果。 健身理念早已深入人心。

工业革命的发生,看似简单的变革,却深刻影响了人类生活和发展的方方面面。 机器的广泛应用大大减少了人类的活动量。 随之而来的是人类独立运动和健身浪潮的兴起——不仅仅是健康,更是健美体态。 当这股浪潮随着改革开放传入中国并不断发展变化时,我们终于迎来了一个热爱健身却苦于健身的美好时代。

从健美操开始:改革开放与健身文化的兴起

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一首自嘲的顺口溜变得家喻户晓:“官再大,都穿夹克;肚子再大,也穿健美裤。” 健美裤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那时,人们随时随地都可以在街头巷尾看到这一幕:五六岁到五十六十岁的女性几乎都穿着健美裤,薄而紧的材质展现了她们那双艳丽的双腿。 这些最初是为了方便运动而发明的健身裤的流行,与健身理念传入我国有关。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实施全面改革开放的新决定,确定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向社会主义建设。经济建设。 197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了广东省委、福建省委关于对外经济活动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两次报告。 他们还决定在深圳、珠海划出部分地区试点出口特区。 改革开放的大幕已经拉开,中国的民族大门已经向世界敞开。

当时,健身理念在欧美国家已经成熟,有很多年轻人去健身房喊着“健身”的口号。 自1951年美国健身教练杰克·拉兰尼在洛杉矶当地电视台开设专题健身节目,传播家庭健身方法和健康饮食理念以来,电视健身节目让大众更加了解各种健身知识。 于是,健身逐渐流行起来,并被大众认可为一种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兴起的慢跑文化,到1980年代因电影《霹雳舞》的流行而掀起的健美操风潮,健身已经成为欧美社会非常普遍且重要的生活现象。

因此,随着国外潮流的流入和电视的普及,给健美操的普及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在健身概念提出之前,大多数中国人只知道专业运动和普通人的简单健身运动。 很少有人关注哪些动作和运动方法可以专业地塑造体态,或者普通人有什么样的标准化训练。 因此,美国影星简·方达的健美操随着改革开放的潮流传入中国后立即引起轰动——闪亮的紧身衣、充满活力的口号、整齐而非常专业的动作,让健美操迅速流行起来,成为一种时尚追捧。经过大家。 之后,国外的其他健美操也相继推出,也都获得了不少关注。 乘着这股热潮,国内一些健美操教练也开始开设课程并发布视频。 其中最受欢迎的明星是马华。 她完美的身材、亲切的形象和耐心的指导,让“麻花健美操”广受欢迎。 在家跟着录像做健身操,已经成为很多人关注的日常。

健身健美资讯_健美百科_健美健身新闻/

多彩儿童健身裤

与此同时,体育节目的推广进一步增强了观众的健身欲望。 20世纪80年代,中国电视节目进入“栏目化”阶段,一些专门针对某一话题的节目开始陆续制作。 1995年,CCTV-5体育频道正式成立,并开办《电视教练》专题栏目,首次向电视观众呈现“教与学”的健身形式。 随后的节目《五分钟健身》成为当时备受关注的焦点。 “每天跟着我,每天五分钟”的口号当时广为流传,充分体现了电视普及对我国全民健身的巨大推动作用。

在标志着中国健身风潮开始的健美操的流行中,值得注意的是,美容首次取代了健康,成为健身的主要目的。 这种变化让人们尤其是女性对自己的身体有了审美认知——身体的曲线开始受到重视,暴露的曲线不再显得丢脸。 因此,健身裤一夜之间如春风般迅速风靡全国。 一方面,这些闪亮而紧身的裤子宣告了女性可以摆脱宽松、否定性别的服装,实现身体的解放;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呼拉圈几乎同时流行起来。 全国女性几乎疯狂地扭动腰部,渴望穿上健美裤拥有更加纤细动人的身材。

商业健身房的兴起:健身成为阶层分化

与健美操一起,健身俱乐部的概念也传入中国。 中国最早的健身俱乐部出现在广东、福建等地。 最初的健身房主要建在高档酒店,规模较小,只能为顾客提供简单的健身器材。 这一时期,健身房兴起的主要目的是为高消费顾客提供新的服务,增加酒店业务的吸引力。 接下来,以器械训练为主的健身房、以健美操为主的健美操室开始陆续出现。 但培训项目比较简单,规模较小,而且标榜贵族出身的价格也很高。 由于健身房的费用往往是普通人难以承受的,因此健身房的概念虽然是与健美操一起引入的,但长期以来并没有流行起来。 大多数人仍然愿意选择在家观看电视健美操。

更有趣的是,这些健身房并没有强调其设备、教练和健身训练强度的专业优势。 毕竟当时国内的健身房还不够专业,如果只追求体力活动的强度,就显得和每天参加大量体力劳动的底层人没有什么区别。 基于这两点,当时的健身房强调如何紧跟国外的时尚和潮流,并出售一种新型的生活体验和特权优势来吸引高端消费者。 这种营销方式和思维揭示了现代商业健身房最原始的目的:区分“运动”和“劳动”两个概念,把健身变成消费阶层划分的产物。

事实上,从历史上看,健身房的诞生是充满阶级的。 19世纪中叶的法国,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结束,社会开始稳定,一些向公众开放的体育锻炼场所开始出现,但空间品质却极其简陋。 资本家和富裕的中产阶级自然不愿意在这样的地方锻炼身体,而是希望以不同于体力劳动者的方式锻炼身体。 1846年,世界上第一家商业健身房Gymnase Triat由Hippolyte Triat在巴黎创建。 雕塑增添了趣味。 西装革履的绅士和高跟鞋长裙的女士成为了健身房的第一批常客。 健身开始在上层社会流行起来,成为优雅生活方式的象征——体力劳动则成为下层阶级生活的象征。 有严格的区别。 之后,社会的不断发展导致健身器材的出现和日益廉价,越来越多的健身房开业,健身消费逐渐流行,最终形成了欧美许多国家人们的正常生活。

健美百科_健美健身新闻_健身健美资讯/

在中国,职业健身的发展也经历了一个自上而下的拓展过程。 健身房最初是为经济发达地区的有钱人保留的,后来慢慢普及到了大众。 进入21世纪后,随着城市人民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和人们健身意识的提高,健身房的发展迎来了春天。 这一时期,浩沙、英派斯、一米加韦德、力美健、青鸟等国内大型俱乐部相继成立。 贝利、简乐菲利斯、加州健身、Powerhouse等国际知名品牌也开始进入我国。 市场已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尤其是2004年以后,健身行业出现爆发式增长,大大小小的不同级别的健身俱乐部纷纷开业,其中不乏许多大型连锁品牌俱乐部。

然而,即使在流行之后,健身房的贵族性质的痕迹也没有完全消失。 甚至,从本应由平民参与的健身行为来看,进一步产生了消费异化。 商业体育健身俱乐部和体育健身产业已经成为构建、创造和区分中上阶层和中下阶层的一套文化密码。

健身行业最明显体现阶级分化的特征之一就是健身器材和运动方式种类繁多。 各大商业体育健身俱乐部已开始配备全套有氧器材、无氧健身器材和体能测试设备,并引进了国际上最流行的有氧杠铃、有氧踏板、健身球等健身器材。 该设备甚至被重新命名,以不需要辅助设备的方式出售给运动和健身消费者。 商业体育健身俱乐部经过营销包装后,已经产生文化价值,并走向高端。 比如,瑜伽、身体力量训练、有氧舞蹈等原本都是“草根”的健身项目,很容易借助身边的物体进行训练。 商业化之后,专业的健身服、专业的杠铃、专业的运动鞋等等,这样的专业器材支持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 据统计,全球练习瑜伽的人数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中国80%以上的健身房都有瑜伽项目。 哈达瑜伽、热瑜伽、减肥瑜伽、正念瑜伽等新的门类和概念相继诞生。 这些瑜伽项目能否达到理想的健身效果还不得而知,但人们仍然愿意花费几千元至万元的会员年费和各种健身器材费用。 在印度,超过60%的人练习瑜伽,但他们几乎不需要瑜伽球、瑜伽垫等“高级”产品的帮助。

与此同时,健身房“多向发展”的趋势日益凸显,使其更倾向于兜售生活方式,强调其是品质生活的指标。 目前,国内很多健身房不仅提供健身器材和场地,还集健身、餐饮、商务、休闲于一体。 许多会所都设有高品质的休闲区域,包括SPA会所、健康饮食餐厅、带热水淋浴和桑拿的更衣区等,目的是向消费者强调一种有地位、有品位、有情调的生活方式。 作为身份和阶级区别的标志。 在这种昂贵的休闲消费体验中,健身效果不再是唯一重要的结果。 一些长期去健身房的微博网友甚至总结出健身房一日游的讽刺三部曲:跑步、拍照、洗澡。 当然,跑步、洗澡可以在其他地方完成,没必要在健身房完成。 拍照、炫耀已经成为大家的默认目的。

健身房在中国普及短短二十年,人们健身花钱如流水——根据亚洲运动与体质学会《2013年中国健身俱乐部调查报告》数据,全国63个城市。俱乐部总数从2011年的3,234个增加到2013年的3,379个,增长了4.5%。 在普通教练数量下降的同时,昂贵的私人培训(不含普通教练)服务却保持了持续增长的趋势。 到2014年,私人教练人数已增至16,071人。 在“完美身材”和“高品质生活”的双重诱惑下,人们疯狂、焦急地走进健身房,试图证明自己是社会认可的中产阶级。

健美健身新闻_健美百科_健身健美资讯/

广场舞与健身App:普及健身的两个方向

在健身服务不断向消费者差异化的同时,也有一些民间尝试普及健身。 健身app是目前最流行的健身工具之一。 利用手机便捷的新媒体功能,试图降低健身门槛,对新手进行有效指导,让锻炼者摆脱昂贵的服务和地点限制。

以中国最受欢迎的移动健身应用Keep为例。 其创始人王宁感到非常苦恼,因为他在减肥时找不到简单有效的健身方法,而且去健身房锻炼的时间也受到限制。 通过对周边体育团体的调查,王宁发现,运动场馆带来的场地距离远、可供运动的空闲时间碎片化、注意力不集中、消费昂贵等带来的制约,已成为困扰人们的问题。很多人很难长期坚持健身的原因。 于是,他决定开发一款软件,帮助人们在教练的指导下在家简单锻炼、锻炼身体。

2015年2月,以真人视频教程为特色的Keep正式上线。 与耐克训练俱乐部等流行的移动健身应用不同,Keep在课程设置上强度较小,对大众更加友好,其内容主要集中在大众最有潜在需求的三项:减脂、塑身、增肌。 王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Keep产品的定位是“躺在沙发上却每天想运动的人”。

王宁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 如今,手机应用商店里,体育软件琳琅满目。 过去两年,中国诞生了数百款运动健身应用。 从某种意义上说,健身App确实降低了健身成本和进入门槛,而且更加灵活适用,有助于推动健身的普及。

但另一方面,健身App毕竟也是商业项目,不可避免地会逐渐出现消费层面,比如高端课程、高级VIP服务等等。 例如,2015年3月创立的健身平台“楚练”,主打教练服务,包含多种不同级别的教练,包括羽毛球、滑雪、高尔夫、游泳、跑步等细分项目。 根据自己的运动需求选择合适的教练。

更让人感到无奈的是,虽然健身教学和时间已经逐渐达到平民化水平,但健身场地仍然是很多运动项目的“刚需”。 一般健身App教授的课程大多是在家就能完成的简单肢体动作,对于出门在外的平民来说除了跑步、骑车之外很难进行锻炼。 对于想要参加游泳、网球、体操甚至武术等项目的人来说,昂贵且不足的场地直接阻碍了健身运动的进一步普及。

无独有偶,健身场地匮乏的问题也出现在中老年人身上,需要更加迫切的关注。 与年轻人相比,中老年人往往需要轻度运动来维持健康并过上充实的生活,但很少有健身应用程序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 因此,既能满足适度锻炼又能满足社交的广场舞被很多中老年人视为不错的选择。 广场舞流行带来的话题近年来不断发酵,其中大部分是关于公共空间的争议。 路边、广场、小区内有人进行健身操、广场舞,妨碍其他人正常使用公共空间,甚至对周边居民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由此引发的纠纷也时有发生。

健身健美资讯_健美百科_健美健身新闻/

广场舞视觉中国资料图

城市公共体育健身场所短缺是隐性因素之一。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城镇人口比重持续上升。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城镇化率已达到56%以上,这说明我国城镇化已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许多新的城市问题,比如空间短缺和拥挤的街道。 、交通不便等,其中之一就是缺乏公益性公共活动空间。 当然,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休闲广场、城市公园、超级体育中心等可供活动的公共空间,但其利用率、人气、便利性往往不尽如人意。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中国政府于2009年颁布的《全民健身条例》明确了居住区健身活动场所的相关规定,并对场所的基本规划、设计、运营等方面制定了更为详细的标准。 。 但事实事实上,由于开发商追求利益、监管难度等客观问题,这些规定执行起来困难重重,公众可以参与的公共体育空间严重不足。 这既是广场争夺战的直接原因,也是健身运动真正实现平民化、大众化的最大难题。

自从健身房风潮兴起以来,有一句经典名言广为流传:“我要么在健身房,要么在去健身房的路上。” 人们常用这句话来表达对健身的热爱和对生活品质的追求。 而那些因各种原因无法实现这句话却又想强健体魄的人,则期待着未来在健身房之外有丰富的选择。

作者 admin